童话故事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» 民间故事 » 钱塘江潮的传说

民间故事

钱塘江潮的传说

2022-06-29 民间故事
我有幸目睹了钱塘江潮,被那千军万马般奔腾的气势所震撼。 神州沿海入海口有无数个,为何只有钱塘江潮气势如此磅礴而名扬天下,我对此感到前所未有的兴趣。 回到工作的所在城市后,我一有时间便上网或者到图……

钱塘江潮的传说

我有幸目睹了钱塘江潮,被那千军万马般奔腾的气势所震撼。

神州沿海入海口有无数个,为何只有钱塘江潮气势如此磅礴而名扬天下,我对此感到前所未有的兴趣。

回到工作的所在城市后,我一有时间便上网或者到图书馆搜索相关的资料。可惜,能找到的资料介绍都大径相同,而且主要是围绕着天文地理来解释,如月盈月亏都间接着的影响着钱塘江潮。像这样专业的解释,往往让人越觉得在云雾里。

就在我感到沮丧准备放弃继续搜寻钱塘江潮秘密的时候,我意外的在图书馆一个偏僻的书架与墙壁的缝隙里,发现一本薄薄的小册子,我伸手将它拾起,一股刺鼻的酸霉味扑面而来,只见它的封面已经被蚀烂,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,隐约可见的仅是一个“谜”字。

是已解之“谜”还是未解之“谜”?

我好奇的捧着这本小册子,走到阅读厅,小心翼翼地翻开首页。

小册子没有《序》,也没有相关的介绍,在首页上只写着几个大字“信则有,不信则无。”这几个字是用工整的楷体字书写的。

我把整本小册子飞快的翻了一遍,所有文字都是用楷体字书写,每一行每一字都相当工整洁净,竟然没有一处涂改,也不见任何署名。

我又翻回到目录,映入眼帘的文字让我感到兴奋不已。

——金字塔之谜

——百慕大之谜

——巨石阵之谜

——钱塘江潮之谜

……

敢情书写这本小册子的人,也是非常热爱解谜。难道他已经解出最终的谜底?

我迫不及待的翻开“钱塘江潮之谜”那一页,认真的阅读起来。

钱塘江入海口不远处,原来有一座山,名唤盘龙山,山上有座庙,叫盘龙庙,又称为玛祖庙。

盘龙山脚下是一处小渔村,渔民靠海为生,常年出海打鱼,每次都能满载而归。

小渔村与外界隔绝,渔民每次所打的鱼都无法去交换其它食物,自己又吃不完,放之时间一长便发臭,于是,死去的鱼都尽扔归海。

话说有一天,渔民们又照例出海打鱼,回来时船上不仅依旧鱼虾满仓,还带回了一个陌生的年轻人。

渔民把年轻人抬到长老处,告之详情。

原来,就在他们归航的途中,发现年轻人抱着一块木板漂浮在海上,好心的人们便将他救起,到现在仍然没有醒来,也不知他的身世。

长老给他号了脉,说问题不大,可能是在海上漂流的时间太长了,身体有些虚弱,又让家人煮了姜汤,喂他吃下。

第二天,年轻人醒来,长老找他问话,他却称什么都不记得,想了许久才想起,出事那天划着木船在海边游玩,不想一时贪玩,竟然游到中,突然海面上狂起一阵大风,接着他便失去知觉,醒来已在这里。

长老见年轻人相貌堂堂,言行举止大方磊落,便与渔民们商量将他留了下来,由其孙女玛祖倾心照料。

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间,年轻人在渔村里生活了一个多月,身体早已恢复,并与朝夕相处的玛祖坠入爱河。

长老知道此事后,也不反对阻拦,但按照村里的规矩,年轻人必须学会出海打鱼。

年轻人对长老提出的要求一一应允,从此以后,便和渔民们一同出海。年轻人聪明能干,仅过了三天,便能自己驾着渔船出海。每天天未亮,年轻人趁着渔民们还在睡觉,便偷偷一个人出海到约定的地方打鱼,在渔民们准备驾船出海时,他已经载着满仓鱼虾回到渔村。

说来也怪,自从年轻人出海打鱼后,渔民们每次都打不到鱼,而年轻人却每天一早就满载而归。时间一长,渔民们的意见就大了。他们将怨气都撒在年轻人的身上,找到长老,希望他出面主持公道。

长老听了他们的话后,说:“出海打鱼,靠的可是本事。”

渔民不服,说:“这个自然懂得,但是自从他来了以后,我们都打不着鱼,这又是怎么说法。”

长老呵呵一笑,说:“总不能是鱼儿都听从他的话,不教你们逮住吧。”

渔民无言以对,长老看出他们心思,又说:“他每次打鱼回来,不分谁家,都尽数分了,自家也只留一尾半尾。”

渔民说:“这个自然知晓,但是,我们打不着鱼,心里总有些不痛快。”

长老问:“那你们的意思是?”

渔民说:“从此不让他再出海,我们打得着鱼分他就是,打不着鱼也不怨他。”

长老叹了口气,说:“就依你们吧。”

就这样,年轻人被限制出海打鱼,但他已经喜欢上出海打鱼,几次偷偷驾船出海。

玛祖发现后,赶忙劝他:“咱家不愁鱼吃,为何还要偷偷出海!”

年轻人欲言又止,只能摇头叹气。

再说渔民们自从年轻人不出海,他们又能满载而归,虽然鱼吃不完扔回海里,但心里却有说不出的痛快。

就这样过了一个月,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,渔民们又遇到了打不着鱼的怪事。他们觉得其中必有蹊跷,便暗地里偷偷观察,很快就发现了真相。

原来年轻人又偷偷出海了。

渔民们十分气愤,年轻人竟然违抗约定,便想教训一下他。

于是,在某天清晨,几个渔民抓住了准备出海的年轻人,将他狠狠地打了一顿,然后抬着奄奄一息的他去找长老评理。

长老虽然心疼年轻人,但有约定再先,只好做出决定,让年轻人离开渔村,搬到山上住。就这样,玛祖跟年轻人搬出了渔村,在山上搭了草屋。

当天晚上,风雨大作,电闪雷鸣。

年轻人昏迷未醒,玛祖在床边守候,看着他痛苦的表情,忍不住落泪。

这一幕给在门外驻步多时的老者看在眼里,他悄然走到床边,从身上摸出一个宝盒,打开后只见一颗姆指般大的。

玛祖吃惊回瞧,只见一位身着紫金长袍头戴顶冠长须齐胸的老者,不知何时进入家门。忙起身问候,搬来木桩椅。

老者将珍珠递给玛祖,告之如何使用,便转身离开。玛祖见珍珠金光闪闪,十分惊奇,等回过神来,冲出门外,已经不见老者身影。她只好回到屋里,按老者的吩咐,将珍珠放入年轻人口中,口含温水喂他吞下。

过了半个时辰,年轻人睁眼醒来,见玛祖身疲伏在他身上睡着了,起身轻轻地将她抱起,玛祖便清醒过来,见年轻人身体康复,喜极而泣,又将老者赐药一事说给他听。

年轻人听完玛祖的描述,大惊失色。

玛祖问道:“难道他是坏人,把你吓成这般模样?”

年轻人无奈,只好如实说道:“你有所不知,他是我的父亲。”

玛祖说:“你不是无父无母么?再说,既是你父亲,断然不会加害于你,有什么可怕的。”

年轻人说:“唉,事到如今,我也只好如实告诉你了。我原本是东海龙王五太子,虽然玉帝有旨,鱼虾本供人间食用,但渔民们贪得无厌,杀我臣民无数,食之不尽皆扔回海里,令我龙宫沉尸满野。我父亲龙颜大怒,几次想水淹渔村,都被我阻拦。为了两间和谐,我来到渔村,就是想改变渔民的丑陋思想,不曾想惹了这事。我与父亲血脉相连,怕是我身受重伤惊动了他,来到这里献药救我。他此番回去,怕是要水淹渔村,我得赶紧回去阻拦他。”

玛祖一听,伏床大哭,说:“你此次回去,怕是有去无回,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。”

五太子说:“你我定会再见,只是不知父亲能否饶恕渔村。”

玛祖心慈,挂念渔村的爷爷与渔民们,收起眼泪,说:“那你去吧,只是万事小心。”

五太子点点头,走出了屋外,过了片刻又折身回来。

玛祖问道:“为何又回来?”

只见五太子从口中吐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,将它放在玛祖手中,说道:“这是我龙族的祖传宝贝,叫避水珠,有了它,就可以行走于江海之中,你可以带着它下山去,救渔村百姓。我担心父亲在我到前,已经施法引海啸。”

说完,只见五太子身子一震,化做一条白龙,在空中雷电中穿梭,然后钻进东海中去。

正如五太子所料,龙王回到水晶宫后,便施法降雨引潮,那时大雨倾盆,海面上卷起的潮有百丈余高,呼啸着朝渔村扑来。

那玛祖得了避水珠后,片刻不敢停歇,跑到渔村,将所有渔村召集到长老家中,将五太子的话重述一遍,不曾想那些渔民邪心太重,既不相信有神龙一说,又认定玛祖定是妖魔鬼怪所变化,不仅夺了避水珠,还将长者和玛祖捆在柱子上,一伙人朝山上走去。

一行人还未走到山脚下,海水已经赶到,瞬间将渔村吞没,好在他们抢得避水珠,在水中行走自如,登上山后身上的衣服滴水未沾。

再说,五太子回到龙宫后,见到父亲正在施法,忙上前跪求,将利害关系胡乱说了一通,说玉帝若知此事,定会怪罪下来,总算唬住了父亲。

他心里十分挂念玛祖,又赶忙出了龙宫,朝渔村游来。

那时渔村犹如沉入海底,鸡犬皆亡,人却无影无踪,五太子只当所有百姓已经被玛祖安全转移,又朝高山游去,变成人飞快登上山顶。

山顶上人头挤挤,五太子找了半天,都没有找到玛祖及长老,正准备询问他人,转身发现一人手持着避水珠,正在洋洋得意炫耀些什么。他冲上前去,认得那人,问道:“有没有见着玛祖?”

那人也认得五太子,一边扬手要抓他,一边骂道:“那妖女已经被我们绑在长老家中的柱子上,想必此刻早已归天,你这人也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让我逮着就剥了你的皮,抽你的筋。”

五太子一听大怒,他的三哥当年正是被哪吒抽筋致死,没想到这人竟然这样歹毒,也想置他于死地,但心里想着玛祖,她的避水珠被夺,还深困水中,怕是已经不行了,只好先饶过那人,从山顶上一跃而下,钻进水中,游到长老家中。

可怜的玛祖和长者,已经死去多时,身上还绑得紧紧的。

五太子心痛不已,将他们身上的绳索一一解下,抱着玛祖陶然大哭,那哭声响彻九州,惊得那阎罗王以为孙悟空又要大闹森罗殿,吓得那玉帝以为妖猴又要大闹天宫。

看着心爱的人长眠不醒,五太子怒气冲天,化成白龙,盘着山峰而上,吓得那渔民们魂飞魄散,纷纷跪地求饶。

正当五太子准备喷火烧死这些恶人,龙王赶到,将他带回龙宫。

龙王说:“玉帝有旨,渔民有罪,却罪不当死,天庭自会处置他们。”

五太子回道:“我知道,即使杀死他们,也不能救回我的玛祖。只是,我那可怜的……”话未说完,又痛哭起来。

龙王又说:“这事玉帝也知晓,他另有旨意,已命阎罗君将她及她爷爷魂魄护送到天庭听封,册封那长老为盘龙山土地神,册封玛祖为海中女神,享受人间香火。只是,从今往后,你不能再与她相见了。”

五太子悲伤地说:“只要她一切安好,我也知足了。”

龙王见他这般说,心里也高兴,又悄悄地告诉他:“玉帝已经令土地神在盘龙山上建造了玛祖的行宫,你可去看望她。但我有言在先,我年事已高,已经上报玉帝传位于你,你宅心仁厚,定不会辜负我一片苦心。所以,只许你每年去看她一次。”

那时玛祖庙立于盘龙山上,远远便能见着。

在正式接任东海龙王一职的前一天,也就是人间的农历八月十八日,五太子想去看望玛祖。他深藏在水中,一游动海面上便浪潮涌动,潮高数丈,朝钱塘钱呼啸而来,那声势如排山倒海、又犹如万马奔腾,好不壮观,正好掩住他的龙体。

五太子在水中看着玛祖高悬在庙宇之上,庙前人山人海,远近的渔民们都来朝拜,祈求出海平安归来。他痴痴地凝望了许久,才依依不舍地游回龙宫。

自此,每年这个时候,他都会游到钱塘江看望玛祖。

这便是为何钱塘江潮与众不同,如此壮观的缘故。

掩卷后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,没想到钱塘江潮竟然还有这种传说,只是为什么现在已经不见盘龙山和山上的玛祖庙了呢?

我想,也许是贪得无厌的人们,在追求经济发展的快感,而迷失了灵魂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