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话故事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» 民间故事 » 处女泉传奇

民间故事

处女泉传奇

2022-06-29 民间故事
序: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;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这是《诗经》第—首《关雎》篇的开头四句。只要对中国历史和文学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,没有不知道这四句诗的。但是说起这诗的出处和,却鲜为人……

处女泉传奇

序: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;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这是《诗经》第—首《关雎》篇的开头四句。只要对中国历史和文学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,没有不知道这四句诗的。但是说起这诗的出处和,却鲜为人知。

在黄河母亲的怀抱里,茂密的芦苇丛中,隐藏着一处神秘的泉,那就是处女泉,它位于陕西省合阳县东王乡黄河滩里。处女泉原名东鲤瀵,又名伏鱼泉,《合阳县全志》等地方志中多有记载,但多年以来一直没于黄河之中,使人难识庐山真面目,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修建的东雷抽黄工程防护堤,逼黄河水改道东移,处女泉才重新显现出其身姿。在举世罕见的洽川瀵泉中,最迷人的要数神奇的处女泉。处女泉又名东鲤瀵,伏鱼泉、位于洽川景区的芦荡之中。其得名来源于当地一个古老的民俗,古代洽川的女子在出嫁前都要由姊妹陪伴到该泉洗浴净身。在幽静的黄河滩涂之中,飘浮着白云的蓝天下,茂密的芦苇围成一道天然屏障,用清纯的泉水洗去姑娘满身的尘土和疲劳,光彩照人地去迎接人生的幸福时刻,泉由此而得名。

在处女泉附近的黄河岸边,有一个小村落,叫吕家村。吕家村因村里二十多户人家大多姓吕而得名。村里人大都以打渔为生,只有两户比较殷实的人家是倒腾买卖的,一户姓王一户姓高。两家都是青砖瓦房,在一群茅草房中显得格外气派。村头老榆树下傍树而建的一个既小又破的茅草房是一对父女住的,大家都管他叫吕老汉。这吕老汉年轻的时候是村上有名的俊郎,打鱼本事又好,是姑娘们心目中的如意郎君。可是这吕老汉眼光也不低,居然看上了王家的大小姐,王大小姐当时也中意吕老汉的英俊,不顾家里人的百般劝阻,铁了心的嫁给了吕老汉,气的王员外和王大小姐断绝了父女关系。小两口的生活虽然清贫但是夫妻恩爱,相敬如宾。白天吕老汉下河打鱼,王大小姐在小茅屋纺织,晚上两人就在榆树下看,数……时光如梭,转眼一年多过去了,王小姐给吕老汉生了个小丫头,取名飞燕,更给这个小家庭增添了不少乐趣。可惜好景不长,小丫头才满月没几天,王小姐就因重病撇下他们父女二人而去了。吕老汉告东家求西家的给小丫头找奶,才把她养活了,后来更是既当爹又当妈的抚养,总算把女儿养大了。这丫头是出了名的大美人,如出水芙蓉般亭亭玉立,面容异常的秀丽,一双明净的眼睛,如一泓清泉,眼角眉梢,掩不住的聪明伶俐。村里人都说:“天上神仙是什么样儿,咱没见过,可这飞燕,却真正是人间的仙女!”飞燕不光长得美,还心灵手巧。她纺的线又细又匀,织的布又平又展,巷院中不论谁家有了事,她都乐意帮忙,见了老人态度和气,老人们都夸这姑娘心眼儿好。村里的小伙都想娶飞燕为妻,成天求亲的人都能把这破烂茅屋挤破了。在众多的追求者中,飞燕对两个小伙子比较中意。一个是高员外家的公子,唇红齿白,剑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脸上带着一份生意人的精明;另一个是个打鱼的小伙,姓吕名铁牛,常年打鱼风吹日晒,使他的皮肤透着健康的古铜色,浑身结实的肌肉,浓眉大眼,偶尔露齿一笑,给人一种忠厚老实的感觉。两个小伙子知道飞燕对自己有意后,都想着法子的去讨好飞燕。高公子家财不少,今天胭脂水粉,明天凤钗手镯……而铁牛只是把每天打到的最好的鱼送给飞燕,偶尔也采些野花给飞燕,至于金器什么的对他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。两人都这么殷勤弄得飞燕也不知道选哪个作为未来的夫君,于是她跑去问吕老汉:“爹,您觉得高公子和铁牛他俩咋样?”

吕老汉笑着说:“闺女,这是你的终身大事,关系你一生的幸福,你自己拿主意吧,别到时候后悔了却怪爹……”

飞燕听了吕老汉的话,陷入了沉思:他俩到底是看上了我的美貌呢,还是真心喜欢我呢?哪个人更值得托付终身呢?飞燕的沉思被吕老汉的一声“闺女,想啥呢”给打断了,于是她接着问:“爹,你觉得他们喜欢我的什么?”

吕老汉:“闺女啊,爹觉得那个高公子是喜欢你的美貌,而铁牛是真的喜欢你。固然跟着高公子,日子好过,衣食无忧;要是跟着铁牛,就得靠自己的双手啦。”

“爹,女儿本来就是干惯了活的,要是去过那种贵妇人的生活,会浑身不舒服的。”

“那你就选铁牛吧,我看得出来这小子是真心喜欢你,肯定不会委屈了你……我看过几天挑个好日子,把这事办了得了。”

“爹,你怎么那么希望女儿嫁出去啊?女儿陪着爹不好么?”

“闺女啊,陪着爹当然好啦,可是女大不中留啊,你总是要嫁人的,我可不能耽误了你的青春啊!”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话说飞燕拒绝了高公子,准备和铁牛择日成婚……一天飞燕去河边洗衣服,刚好被途经此地的合阳县令看见了。县令姓秦名瘦,外表看着温文尔雅,像个忠厚长者,但是巧立名目搜刮民脂民膏,欺男霸女的勾当那是无所不为,但是身为县令,百姓是敢怒不敢言。他虽年近古稀,但是依然好色如昔,看到飞燕的美貌,不由得动了心思……当晚,一个媒婆来找吕老汉:“吕老汉,恭喜你了,真不知你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,你家丫头让县太爷看中了,要纳为小妾,今后你也能享享福啦……”吕老汉心想这县令是行将就木之人,而且妻妾成群,要是把女儿嫁给他为妾,那不是害了女儿终身么,于是他告诉媒婆:“张大妈,小女人微福薄,且已许配给铁牛,不日即将完婚,县太爷这边,实在不敢高攀!还望大妈回去美言几句,让县太爷高抬贵手,放过我家闺女……”

“哼!吕老汉,别自讨没趣,敬酒不吃吃罚酒,县太爷是这么吩咐我的,我也这么跟你说了,想怎么办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张大妈恨恨地说完就拂袖而去,只剩下吕老汉一个人呆在那里。

飞燕会过铁牛,回到家里,见吕老汉一动不动的在那,就问:“爹,您咋了?身体不舒服么?”

吕老汉看到女儿回来了,也顾不得自己失态,一个劲的说:“闺女,你快和铁牛赶紧离开这里,走的越远越好……”

“爹,究竟怎么回事啊?好好的为啥要走啊?我走了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怎么办……”

“闺女,你快和铁牛走吧。县太爷看上你了,要纳你为妾……你要是不走,那你一生幸福就这么毁了,快别说了,赶紧去叫上铁牛,连夜离开这里,离得越远越好……”

飞燕和铁牛连夜匆匆离开了吕家村,这两个年轻人从来没出过远门,也不知道去哪,只能顺流而下……

这县令那边接到飞燕和铁牛连夜逃跑的消息后,勃然大怒,先是把吕老汉收监,接着又放出三班衙役,让他们一定要把飞燕和铁牛给找回来……

飞燕和铁牛漂到下游的一个小镇,还没找好落脚地,就听到了吕老汉被收监的消息。

飞燕:“铁牛哥,对不起。我要回去救爹。今生我们无缘,来世……来世我一定嫁给你……”

铁牛:“飞燕,我知道吕伯伯是想让你幸福,但是要是因为这事让吕伯伯受苦,我想你也不会心安的。我们明天就回去,生死有命……”

第二天,当铁牛和飞燕又出现在吕家村的时候,村民们都说他们太傻,既然走了,就别回来了……当飞燕和铁牛准备去县衙的时候,碰到了高公子。高公子:“飞燕,你怎么这么傻啊,你这么回来,不是害了铁牛么……而且也不一定能救出你爹来……”

飞燕:“高公子,多谢你关心!我现在心乱如麻,只想救出我爹……至于非要当那县令的小妾,我也认了,到时候我为了清白,少不得……”

高公子:“飞燕,你千万别犯傻!要是你信得过我,就先别想着寻死,我一定促成你和铁牛的好事……我先去衙门打点一下,免得你爹和铁牛受苦……”

飞燕:“多谢高公子,公子这么帮我们,小女子无以为报……要是公子不嫌弃,等事情了结之后,我和铁牛哥去公子府上伺候公子……”

高公子:“飞燕,我只要看到你幸福就好了……况且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……”

飞燕和铁牛来到县衙,铁牛也被收监,而飞燕直接被带进了内堂……这秦县令色迷迷的盯着飞燕:“美人儿,跟着我有什么不好?吃香的喝辣的,还有佣人伺候着,为啥跟着那穷小子跑呢?……”

飞燕:“大人,我求求您放了我爹和铁牛哥,小女子什么都依您……”

秦县令得意的笑着:“美人此话当真?”

飞燕:“小女子怎么敢欺骗大人呢……”

“只要你答应做我小妾,我们拜过堂之后我就放人……”

“那大人快点准备吧,小女子不想让我爹再在牢里受苦了……”

“那就后天把事办了,美人儿,你放心吧,现在你爹怎么算也是我岳父了,不会让他吃苦的……”秦瘦目的达到,志得意满的走了……

第二天早上,衙门里炒得炸了锅,县令、夫人连师爷都不见了头发,连官印都不见了,里边留着一笺纸片:若要官印,速放吕家父女和铁牛,如若再胡作非为,小心项上人头……

这秦县令立马和师爷商量该怎么办。师爷:“大人,这恐怕是路过此地的武林中人看不惯老爷的所作所为,故意来威吓老爷的……老爷还是先把吕老汉父女放了,先把官印换回来……等一切办好,再多派人手看着,我就不信那人有三头六臂,能在大家严密防守下伤了老爷……”

秦县令:“那就依师爷所言去办……”

于是,吕老汉、飞燕、铁牛都被放了出来,回到吕家村,他们就去拜访高公子,多谢他的救命之恩!可是看门的说高公子还没回来,吕老汉只能带着飞燕铁牛失望而回……

再说县令那边得回官印后,派重兵把守,整个县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哪怕是个苍蝇都飞不过去……于是秦瘦又想到了飞燕,派了两个衙役去把飞燕带了回去。当晚,秦瘦正要对飞燕施暴,只见窗口人影一晃,闪进来一个蒙面人。秦瘦大惊:“你是谁?怎么会来这儿?”

蒙面人:“狗官,我已经警告过你了,你居然还敢打飞燕的主意,看来你真是活腻了……”

秦瘦刚要大声呼叫“有刺客”,蒙面人眼疾手快,一下点住了秦瘦哑穴,秦瘦张着嘴,就是发不出声音……

蒙面人:“狗官,按你犯下的罪行你是死有余辜,不过杀你污了我的手……就给你个惩罚,让你这辈子再也不能害人……”只见刀光一闪,县令双手捂住裤裆,而蒙面人仿佛站在原地未动一样。

“狗官,你听好了,明天给我用八抬大轿把飞燕送回去,还要送她一份嫁妆,要是不按我的话去做,小心你的狗头……”蒙面人话还没说完,人一闪就不见了……

飞燕被这一情景吓傻了,看秦瘦还在不断流血,就大喊:快来人啊,大人受伤了……经过大夫的处理,秦瘦血是止住了,可是裤裆里的命根子却没了,以后真的再也不能害人了……他怕蒙面人再来,真的吩咐八抬大轿把飞燕送回了吕家村,还送了一份丰厚的嫁妆。

这天,天气格外晴朗。洁白的云朵飘散在碧蓝的天空中,四周树木郁郁葱葱,芦苇荡荡,飞燕含笑来到了处女泉边,用清纯的泉水洗去姑娘满身的尘土和疲劳,光彩照人地去迎接明天幸福的到来。

次日鞭炮齐鸣,唢呐声声,迎亲队伍在众乡亲的簇拥下,热热闹闹的朝飞燕家走来……

从此飞燕和铁牛过上了幸福的生活,生了五男三女,而吕老汉也在飞燕和铁牛的照顾下活到了八十……至于那个救飞燕的蒙面人,还是迷一样的,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只不过附近有祸害百姓的贪官污吏出现,蒙面人就会出现,蒙面人成了这一带百姓心目中的神……